=小白 二次元&轻小说党,各种博爱,坑多如撒网,进修技能的渣渣,缺钱穷人,修图嵌字组,好歹算个文手,对卡牌类游戏无抵抗力

© sorashiro
Powered by LOFTER

【EK2】Before

“……依据人类的基本需要提出的。马斯洛提出,基本需要有不同的层次,由下而上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其中……自我实现是高层次的需要……”

 

年事已高的教授站在讲台上,尽管头发花白,那份精力旺盛的模样却比下面许多打瞌睡的学生好了太多。

已经习惯这幅场景的我不禁有些失笑,不论何时教授一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就不会再管下面的情况了,当然麻烦就是……我又看不懂板书了。

“夏树,左边第二排那个,马斯洛后面的那个单词是什么?”这种时候果断的就应该求助我可爱的同桌兼室友。

“……我也有点认不清……石……石要?”夏树半蒙半猜的说道。

“石要……?需要吧?”

“啊,对,就是那个。”

“啧啧啧,教授的需字还敢再飘逸一点吗?”有些郁闷在继续做着笔记,无意间却瞟见自己抽屉里的手机开始闪着提示的绿光。

我指指教授示意夏树:“拜托你了啊。”

“小孩子不学好。”

“都18了好吗小朋友。”

不甘示弱的斗嘴着,手机上出现了新的短信:

 

速度滚过来,找到了你感兴趣的书。凌零也在。

 

还真是简单粗暴。

不用看联系人我就能猜到那个高中友人的奇怪名字。

手开始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说明了自己下午没课之后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你的胃还好吗,五十六。

 

发送。

 

 

“永纪你不这样对我插刀你会怎么样啊?!”

刚进入咖啡厅就听见远方某个角落传来了一声怒吼,转过头去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出意外的看见了两位挚友的身影。

“会胃疼呀。”我从善如流的回答道。

“……氧化钙。”

“不错嘛,五十六现在的骂人方式文雅多了。”我笑着坐下表示了一下赞许,对过的凌零不失时机的补刀:“因为这段时间他的胃对他的嘴要求比较高。”

“……还能好好玩耍吗?!”五十六似乎已经气到脱力了,索性直接坐回座位放弃了争吵。

自从五十六两个月前发短信向我们两个人哭诉他的胃部经历了怎样的折磨之后,我和凌零就开始锲而不舍的拿这件事情向他开刀,而且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凌零看调戏的差不多了,放下陶瓷的咖啡杯开始向我问长问短:“这段时间怎么样?教《本草纲目》的那个教授还在专注吐槽你吗?初次看见尸体感想如何?”

“被我堵回去了,实践课比我想象的顺利。”

“你那个叫源夏树的室友呢?”

“果不其然的吐了我一身。”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恶趣味,看到尸体一点反应都没有。”五十六随口抱怨道。

“呵呵……”

“………………永纪你能不这么笑吗?”

“好了,谈正经的。”我在和五十六开始新一轮嘴仗之前踩下了刹车,翻着咖啡厅的点心单询问:“你说的书呢?”

“在这呢。”五十六耀武扬威的掏出了他的战利品。

那是一本深蓝色封面的书,封面整个都是蓝色的海洋,深的发紫,上面影影绰绰的人鱼形象在背景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神秘。

“人鱼?”我感兴趣的伸手接过那本书随意的翻阅了几下。

“没错,都是关于人鱼的传说和考据,对你胃口吧?”凌零微笑着补充,同时把一封信放到我的面前,“然后,这个也是给你的。”

略带疑惑的打开信封,“海上七日游”几个字直接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这是?”

“书里夹的抽奖券,她这家伙非要试试自己的运气就给寄过去了,结果还真就中奖了。”五十六有些忿忿不平的解释道,顺便还狠狠的瞪了凌零一眼,凌零则是得意的表示:“都说了我运气好,你还不信。”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叹了口气问:“……你们赌了什么?”

“……永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五十六露出了放弃治疗一般的绝望表情。

“你就不用管他的死活了,总之书是给你买的,奖券抽中奖当然也是你的,我记得你上次说过这学期的假还没请不是吗?”凌零面露狡黠的眨了眨她和书面一样深蓝的眼睛,“玩的开心。”

“真的不是因为五十六已经不能再旷课了而你上个月的作业还没交?”

“不是!!!!”

在两个人脸色突变伴以异口同声的大声回答中,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那么好意我就收下了。”

 

 

临别的时候三个人正好方向都不同,不免又是一番唏嘘感慨,嬉笑怒骂又是一阵在大马路上的鸡飞狗跳,道别时三个人相视一笑,惯例的用那句话来作为告别:

 

“要一直活下去哦。”

———————————————————————————————

Elf上发过了果然这里也还是来一发备档吧0w0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