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二次元&轻小说党,各种博爱,坑多如撒网,进修技能的渣渣,缺钱穷人,修图嵌字组,好歹算个文手,对卡牌类游戏无抵抗力

© sorashiro
Powered by LOFTER

替换

写在之前:

给明曦的生贺,也欢迎大家回答最后的问题0w0

因为明曦已经越来越触了根本不好意思画生贺,so,作为文手的我终于干起了本职【NTM

全程说故事的,随性度高,背景还开着刀剑在肝【x】,难免有bug。

不要问我文章主旨是什么。

不要问我文章主旨是什么。

那么各位,特别是明曦,食用愉快哟

——————————————————————————————


Chapter  1

“嘎吱——”木框的玻璃门推动时发出了难听的声音,在这种夜晚格外刺耳,少女受到惊吓般迅速回头看了眼木门。

对于少女来说,进入这家店纯属意外,赶夜路却下起大雨,整条街上又只剩这一家店亮着灯,再加上正好是可以光明正大打发时间的点心店,得出的结论当然只有进去。

“欢迎,是来避雨的吗?”趴在柜台里的黑发男人直起身随意的招呼了一句,就继续趴在桌上装死,反倒是从大概是后台的地方又钻出了一个更高的男人温柔的笑着询问她需不需要毛巾。

“如果可以的话,那真是谢谢了。”少女礼貌地回答道,眼睛扫过写着点心名称的小黑板,“还有请给我奶茶和红豆奶油蛋糕可以吗?”

“付账走这边——”趴着的男人有气无力的伸出右手挥了挥,少女这才注意到放在角落里的收银机。

“多少钱?”

“唔,小姐你的姓名?会员记账用。”

“白依,你们这里每个客人都会记录?”

“是啊,毕竟客人少,服务周到才能得到好评呀,好处是基本上每月都有固定收入。”男人笑着眯起眼睛,托着下巴说道,“那么按照礼仪,我叫方子默,那边那个忙的停不下来的叫蔚蓝。”

“你好。”白依示意性的点了点头,“不过我就算了吧,我不会停留在这附近的。”

“哦,这样啊。”方子默一副了然的样子,随手将写好的名字从账簿上划去,“幸好。”

“嗯,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抱歉,我没有听清楚。”

“不,我什么都没说哦。”

 

奶茶被连同蛋糕一起端到了旁边的小桌上,估计是算准了她是进来躲雨的,连是否需要打包都没有询问,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少女胡乱地想着些心思望着外面的雨帘,蛋糕动了一口就放在那里。

见状,蔚蓝说道:“别担心,就算不买东西我们也不会赶你出去。”

“啊,抱歉,我只是有点走神了,你们两个看着也不像会赶人出去的。”白依微笑着回应,手指抓紧白瓷茶杯又松开,“人少又安静的时候总会让人想些过去的事情呢。”

“刚才就想问了,你是想到什么地方去吗?”

“嗯,准确的说我在找一个很厉害的东西呢。”少女似乎很高兴能在这样无聊的雨天里和别人聊一聊,“能把我朋友救回来的东西。”

“小姐看着很年轻啊,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方子默索性从柜台里转移到柜台上坐着,一脸期待的表情望着少女,“下雨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不介意的话分享一下吧。”

“好呀。”少女温柔的笑着,环视着店内的陈设,“那么,来讲讲我以前听到的故事吧……”

“咦,不是你自己的吗?”

“不是啊,就像蔚蓝先生说的那样,我还只是个刚成年的人,哪里有什么精彩的故事,无非是学校的生活罢了。”

“她愿意陪你胡闹就不错了,还讲究什么。”蔚蓝叹了口气,也随手拽过一张椅子坐下,“麻烦你了,小姐。”

“没事,打发时间罢了。”似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少女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说道:

“——那是发生在周围的陈设还是这家店所模仿的复古风格年代。”

 

Chapter  2

从前,小孩子们还不知道沉迷于电子设备,放学就知道在门口到处探险嬉戏。

有一天,当小女孩伙同熟悉的好友们在门口捉蚂蚱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女孩子。

两人长得一模一样,熟知那些怪谈的孩子们立刻起哄的问道:“请问你是妖怪吗?”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冒出来的小女孩认真的回答道:“是的,我是妖怪。”

受到惊吓的孩子们一哄而散,最后妖怪消失在哪里也没有人注意。

孩子们的世界很简单,因而很快,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只有被模仿的女孩子还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坦诚的妖怪,从那么多人中挑中自己来模仿。

 

在那之后过了很多年,女孩变成了少女。

某天傍晚,当少女从集市回来时,在路上又遇见了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

是的,她也随着自己长大了。

“妖怪小姐?”她试探性的询问道。

“是的,我是妖怪小姐。”对方露出了和自己开心时一样的表情回答道。

 

从那之后,少女就时不时的去找妖怪小姐。

有时是说说闲话,有时是顺着田间散步,有时只是在路边坐下,她忙她的针线活计,妖怪小姐待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你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样子呢?”

“因为你很可爱。”

“不是,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变成人的样子。”

“因为我想成为人类啊。”妖怪小姐露出了落寞的笑容,“人类总是聚在一起,很开心不是吗?妖怪要是聚集的话,会被当做弱者的。”

“那么,妖怪小姐是很厉害的妖怪喽?”

“我只是一只过于寂寞的妖怪罢了,还必须按照人的模样一遍遍成长。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妖怪小姐意有所指的望着少女,少女也露出了笑容:“那真是倍感荣幸。”

“我有的时候会想,那些路通向哪里呢?我该选择哪一条路走呢?”少女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幻想。

“那要取决于你要去哪里了。”

“我并不在乎去哪里啊——”

“那么就走哪条路都行。”妖怪小姐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少女露出了有些悲伤的表情:“那可不行啊,人有的选择只能做一次,时间是不够我们回来再走一次另一条路的。”

“是吗,那真是抱歉。”妖怪小姐若有所思,“虽然我是会同自己选择的人类一同成长的妖怪,但我的时间还是很漫长的。”

“咦?为什么?”

“我会保持在你死时的样貌哦。”妖怪小姐使坏的笑着,少女笑了起来,“是吗,不要是老婆婆就好了啊。”

 

少女与妖怪一同长大,始终一模一样的两人,互相像照镜子一样见证自己的成长。

大概有一个月,少女没有来找妖怪小姐,妖怪小姐每天都待在那里,偶尔也会想,是不是下次来见自己时少女会带着某个少年呢?想着这些事情,妖怪小姐就觉得很幸福。

又是一天傍晚,许久没见的少女对妖怪说:“我想要成为妖怪。”

“那还真是为难,这我还办不到。”

“我们两个交换不就好了,你不是想试试作为人类吗?就一天,把我的位置让给你吧。”

“不可以啊。”妖怪小姐缓缓摇了摇头,“不可以的。”

“为什么?反正不会被发现。”

“因为要夺下别人的位置而活,太恐怖了啊。”

妖怪小姐静静的微笑着,少女则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离去了。

 

最后一次见少女的时候,少女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了。

“是得病了吗?”

“是呢,上次就知道了,发展太快了。”少女喘着气坐在田边,脸色苍白的像是随时会晕过去。

“这样也来见我?”

“不见你不行。”少女变魔术般拿出了一把匕首,“拜托,让我成为妖怪吧。”

“这是威胁?对妖怪用匕首威胁?”妖怪小姐第一次露出了轻蔑的笑容,“过于自信了吧?”

“我还想活下去,你必须让我活下去。”少女强硬的说道,“拜托了,成为我吧,代替我吧,这样我就成为妖怪了不是吗?”

理解到她到底想表达什么之后,妖怪小姐交握着双手,给出了两个选项:“我说过了,我不会夺走你的位置,那么,把我的心脏给你换上和把你的心脏换给我,你准备选择哪一个呢?”

“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恶趣味。”

“我可是妖怪。”

“那么——”

 

Chapter  3

“这两个选项有什么区别吗?”蔚蓝皱着眉头,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妖怪要提出这样摸不着头脑的选项。

“其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白依吃完最后一口奶油,取过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我小时候听到的时候也曾经疑问过。”

一路听的很专注的方子默抢过话头:“对于妖怪来说,心脏这种东西根本不重要。”

“没错,对于妖怪来说,心脏根本不是重要的东西,而人类却不能失去它,这大概只是个象征吧。”白依赞许的点了点头,“所以我并不知道最后她们做出了怎样的选择,故事的结局就断在这里了。”

“哎——那还真是可惜。”方子默意犹未尽的跳下柜台,主动去收拾少女的餐盘,“雨也停了,你还要赶路吧?”

“啊,是的,谢谢招待。”少女始终保持着微笑走出店面。

蔚蓝目送对方的身影消失后,向方子默摆出了伸手的姿势问道:“干嘛急着赶她出去?你平时从来不主动收拾。”

“那可不是赶人啊,我是真的在提醒她该走了。”方子默耸了耸肩,毫不犹豫的把手上的抹布砸了过去,“她可是认真的在追寻目的地。你觉得那个故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她是那只妖怪呗,能被你主动搭话的不都这德行。”

“不是,我是在说最后的选择。”

“嗯?”

方子默翻身回到柜台内,趴回原来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开口道:“提示有三。第一、心脏只是个象征,结局无论如何都是预定的。第二、妖怪小姐和少女的对话在某本有名的书里由两个角色重复过,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是了。第三、妖怪小姐没有夺走少女的位置。”

“等等,这是少女选择了哪个选项的提示?”习惯了方子默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蔚蓝对他所有话的后半句都有所戒备。

方子默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不对。这些提示的问题是——”

 

“刚刚走出的那位诉说故事的人,是妖怪还是少女?”

 

 

The end


评论